提倡师德 自觉修养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8-06-25浏览次数:54

  教师应该是道德卓异的优秀人物。

夸美纽斯:见《教师道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82年版,第5页。


 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

孔丘:《论语·里仁》。


 德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义不能徒,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

孔丘:《论语·述而》。


 教育者的一个规则就是:要把自己在广泛的意义上培养好,那时你就必然能成为一个真正的意义上的教育者;当你致力于教育别人时,不论是在教育活动的范围以内或在它的范围以外,同时要努力于自我教育。要让学校也成为你自己受教育的学校;让一切生活,任何环境和情况都作为你自己培养和教育的凭借。

第斯多惠:《德国教师教育指南》,见《西方资产阶级教育论著选》,人民教育出版社1979年版,第351页。


教育者和教师必须在他自身和在自己的使命中找到真正的教育的最强烈的刺激;对他来说,把自我教育作为他终身的任务乃是一种双重的和三重的神圣责任。没有上述对自我教育更为崇高的动机了。

第斯多惠:《德国教师教育指南》,见《西方资产阶级教育论著选》,人民教育出版社1979年版,第351页。


首先改造自己,然后再从事于改正托付给他的儿童的气质。

杜勃罗留波夫,转引自《论人民教师的威信》,作家书屋1951年版,第58页。


为了真正地进行教育,不仅要很好地熟悉自己的业务,而且要有纯洁的灵魂。乌申斯基把“灵魂”这两个字理解为教育者的精神面貌,教育者的道德,或者名之为良心。我认为,实际上,乌申斯基提出这样的要求是很对的。要知道,教育者影响受教育者的不仅是所教的某些知识,而且,还有他的行为、生活方式以及对日常现象的态度。

加里宁:《论共产主义教育和教学》,人民教育出版社1957年版,第44页。


善为师者,既美其道,有甚其行。

董仲舒:《春秋繁露·玉杯》。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孔丘:《论语·述而》。


躬自厚而薄责于人,则远怨矣。

孔丘:《论语·卫灵公》。


做导师的人不一定要是个通儒,也不必对于青年绅士所要略知门径的科学完全懂得透彻。一个绅士想要更进一步,再求深造,那便只有在日后凭借他自己的天才与努力;因为世上具有高深学识,在任何科学方面享有大名的人,没有一个是在教师的管束之下得来的。

洛克:《教育漫话》,人民教育出版社1957年版,第78页。


如果一个人没有掌握作为道德修养的基础知识,他的精神修养将会是不完备的。

苏霍姆林斯基:《教育的艺术》,湖南教育出版社1987年版,第233页。


在教师的个性中是什么东西吸引着儿童、少年和青年呢?是什么东西使他们成为你的名符其实的学生呢?是什么东西使你的学生从精神上联合起来,并使集体成为思想上、道德上和精神心理上的统一体呢?理想、原则、信念、观点、兴致、趣味、好恶、伦理道德等方面的准则在教师的言行上取得和谐一致,——这就是吸引青少年心灵的火花。

苏霍姆林斯基:《培养集体的方法》,安徽教育出版社1983年版,第206页。


负责教养青年的人,······他应该是个具有高超的德行、持重、明达、和善的人,同时,又要具有能够经常庄重、安适、和蔼地和学生交谈的本领。

洛克:《教育漫话》,人民教育出版社1957年版,第161页。


有人说:“师生间的最不幸的关系,是学生对教师学问的怀疑”。我还要加一句,如果儿童的怀疑涉及到教师的道德方面,则教师的地位更为不幸了。

杜勃罗留波夫,转引自《论人民教师的威信》,作家书屋1951年版,第57页。


在教学与教养过程中涉及到儿童的整个人格,所以教师自己也是以整个人格来与儿童接触的。所以教师对学生所发生的教育影响,不仅依靠自己的专门学识及教学与教养的方法,而且也依靠自己的人格和品行,这是主观的愿望所不能勉强的。

彼德洛夫:《论人民教师的威信》,作家书屋1951年版,第142页。


教师也是人,但同时他又是教师。而教师的这门职业要求一个人的东西很多,其中一条就要求自制。我想起了康·谢·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就演员工作中的类似情况的话。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是用形象的方式表达他的思想的:当一个人回到家里的时候,他得把套鞋脱下留在室外的过道里;当演员来到剧院的时候,他也应当把自己个人的一切不快和痛苦留在剧院之外:在这里,在剧院里,他整个的人是属于艺术的。教师也应当这样:来到学校里,他整个的人就是属于儿童,属于儿童的教学和教育事业的。

赞科夫:《和教师的谈话》,教育科学出版社1980年版,第246页。


一个精神丰富、道德高尚、智力突出的教师,才能尊重和陶冶自己的学生的个性,而一个无任何个性特色的教师,他培养的学生也不会有任何特色殊,他只能造成精神的贫乏。

苏霍姆林斯基:《和青年校长的谈话》,上海教育出版社1983年版,第93页。


每一个成人都应该记住,只有当他们的行为正直而高尚的时候,他所坚持的道德观念才能深入到孩子的心灵中去,并支配孩子的思想和感情。没有实际行动就谈不到道德。为儿童树立榜样首先意味着激励孩子去作好事。

苏霍姆林斯基:《关心孩子的成长》,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82年版,第40页。


一个好教师应该具有哪些品质,人们对这个问题是讨论了很多的。我所要求的头一个品质(它包含其他许多品质)是:他绝不做一个可以出卖的人。有些职业是这样的高尚,以致一个人如果是为了金钱而从事这些职业的话,就不能不说他是不配这些职业的:军人所从事的,就是这样的职业;教师所从事的,就是这样的职业。

卢梭:《爱弥儿》,商务印书馆1983年版,第27页。


面对勤学好问、满腔热情的青少年,教师只有每天都有新的东西表现出来,才能受到他们的爱戴。如果你想成为学生爱戴的教师,那你就要努力做到使你的学生不断地在你身上有所发现。……在当前这个时代,只有把道德美和智力的丰富性结合起来,不断地向青年们揭示出人的新的品质,你才可能征服年轻人的心灵和理智。

苏霍姆林斯基:《和青年校长的谈话》,上海教育出版社1983年版,第172页。


教师应该是道德卓异的优秀人物。

夸美纽斯:见《教师道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82年版,第5页。


负责教养青年的人,……他应该是个具有高超的德行、持重、明达、和善的人,同时,又要具有能够经常庄重、安适、和蔼地和学生交谈的本领。

洛克:《教育漫话》,人民教育出版社1957年版,第161页。


德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义不能徒,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

孔丘:《论语·述而》。


在教师的个性中是什么东西吸引着儿童、少年和青年呢?是什么东西使他们成为你的名符其实的学生呢?是什么东西使你的学生从精神上联合起来,并使集体成为思想上、道德上和精神心理上的统一体呢?理想、原则、信念、观点、兴致、趣味、好恶、伦理道德等方面的准则在教师的言行上取得和谐一致,——这就是吸引青少年心灵的火花。

苏霍姆林斯基:《培养集体的方法》,安徽教育出版社1983年版,第206页。


做导师的人自己便当具有良好的教养,随人、随时、随地,都有适当的举止与礼貌。

洛克:《教育漫话》,人民教育出版社1957年版,第72页。


教育者应当是一个革命者。要评定教师能不能尽职,就看他有没有革命的精神。有革命精神的教师,是不为利势所动的,不为章部所拘的,不为成例旧习所迷蒙的;乃是向着更善更美更适宜更光明的路上走。能指导受教育者都是活泼的态度奋斗的勇气的。

《杨贤江教育文集》,教育科学出版社1982年版,第5152页。


一个精神丰富、道德高尚、智力突出的教师,才能尊重和陶冶自己的学生的个性,而一个无任何个性特色的教师,他培养的学生也不会有任何特色殊,他只能造成精神的贫乏。

苏霍姆林斯基:《和青年校长的谈话》,上海教育出版社1983年版,第93页。


首先改造自己,然后再从事于改正托付给他的儿童的气质。

杜勃罗留波夫,转引自《论人民教师的威信》,作家书屋1951年版,第58页。


面对勤学好问、满腔热情的青少年,教师只有每天都有新的东西表现出来,才能受到他们的爱戴。如果你想成为学生爱戴的教师,那你就要努力做到使你的学生不断地在你身上有所发现。……在当前这个时代,只有把道德美和智力的丰富性结合起来,不断地向青年们揭示出人的新的品质,你才可能征服年轻人的心灵和理智。

苏霍姆林斯基:《和青年校长的谈话》,上海教育出版社1983年版,第172页。


如果谁想根据我们的体系成为一位教师的话,他必须检查自我,摒绝这种暴虐。他必须去除内心的傲慢和怒火。他必须学会如何使自己谦恭,并变得慈爱。这些就是他必须获得的美德,这种精神的预备将给予他所需要的平衡和沉静。

蒙台梭利:《童年的秘密》,人民教育出版社1990年版,第153页。


…它是一种更深沉的平静,一种空白,或更好的、无阻碍的状态,这种状态是内心清晰的源泉。这种沉静由心灵的谦虚和理智的纯洁组成,是理解儿童所必不可少的条件。

蒙台梭利:《童年的秘密》,人民教育出版社1990年版,第138页。


教师应当完全避免教学中的独断主义,因为这种趋向必定会逐渐地形成一种印象,似乎任何重要的事情早已安排妥当,再也没有什么事情有待探求。

杜威:《我们怎样思维·经验与教育》,人民教育出版社2004年版,第42页。


教师同学生在提问过程的交往中,如果学生的回答不确切或有错误,教师善于表现出镇定沉着、有耐心,这有着特别重要的意义。

巴班斯基:《教学过程最优化——一般教学论方面》,人民教育出版社2007年版,第158159页。


一个教育者应该爱年轻人,但是仅仅这一点是不够的;他还必须是有对人类优秀品质的正确理解。

罗素:《教育与美好生活》,见《现代西方资产阶级教育流派论著选》,人民教育出版社1980年版,第105页。


如果一个教育者对时代的合理要求如聋似哑,那么,他自己就会使他的学校丧失生命力,自愿放弃他应有的对生活的那种正当合理的影响,而不能完成自己的责任。

乌申斯基:《人是教育的对象》,科学出版社1959年版,第466页。


在教育你的孩子时要进行你自己的较高的教育。在心智方面,你必须学好那门最负责的学科,那就是在你的孩子,你自己和社会中所表现的人性和它的规律。在道德方面,你必须经常发挥你的高尚情感而控制那些较低级的。

斯宾塞:《教育论》,人民教育出版社1962年版,第114页。